快捷搜索:

蚕丝绵里加甘油算违警? 察看院:属于出产出售

  一起看似普通的蚕丝绵增重案件,在办理过程中却遇到一系列难题。而这一系列难题得以解决的背后,凝聚着一个基层检察院保护当地特色产业的努力——不但助推国家蚕丝绵行业标准最终得以出台,还使当地蚕丝绵行业实现“良币驱逐劣币”,重新走上健康发展之路。

  “市检察院在办理这一案件中,围绕市委、市政府工作大局,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做了大量工作,展示了检察机关良好形象。”日前,浙江省桐乡市委书记盛勇军对该市检察院的这一工作给予充分肯定。

  蚕丝被是长三角一带的名优特产。浙江桐乡作为首个“中国蚕丝被服生产基地”,红火的蚕丝绵生意给当地带来不错的收入,桐乡蚕丝绵民营企业发展到260多家,年产值高达30亿元,巨大的利益让“有心人”开始打起了“小算盘”。

  2016年末,桐乡市洲泉镇卖蚕丝绵的门市部里开始出现一批“不一样”的蚕丝绵,这些蚕丝绵比同等级的蚕丝绵便宜,而且卖相、手感都不错,很快就成为热销产品。商户们互相打听得知,这种蚕丝绵是邻县一家蚕丝绵厂的老板李某生产的,商户们便纷纷找李某进货,李某逐渐做大了蚕丝绵的市场份额。这位李老板和他生产的“质优价廉”蚕丝绵到底什么来头?里面到底有没有猫儿腻?桐乡不少蚕丝绵民营企业突遭“利空”袭击,生产经营举步维艰。

  此时,李某生产的蚕丝绵的一些状况引起了商户的注意。他们发现这些蚕丝绵开始看上去很好,但是做成被子吸潮之后就会变得比较薄,没有那么蓬松。一些商户将李某的蚕丝绵送到质监部门检测,发现这些蚕丝绵回潮率和含油率指标异常,降低了使用性能。2016年12月30日,经质监部门移送案件线索,桐乡市公安局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李某及其妻子杜某立案侦查。2017年2月4日,二人被桐乡市检察院批准逮捕。

  李某到案后声称,他在加工蚕丝绵的过程中添加了丙三醇(俗称甘油)。但他辩称本意是为了让蚕丝绵更有质感,不是为了增重。该案在办理中遇到不少难题,办案部门对李某主观故意的认定、客观掺杂行为的推定等方面存在争议;特别是在国家蚕丝绵行业标准层面,一直缺少对蚕丝绵生产工艺以及产品质量的具体规定,导致本案中添加甘油的蚕丝绵是否属于伪劣产品成为争议焦点,给办案带来了难度。案件移送至桐乡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后,不少蚕丝绵企业向检察机关反映,如果案件得不到有效办理,本地蚕丝绵行业会受到重创。

  为此,桐乡市检察院专门成立了办案组,回应高度关注本案的企业家、人大代表,表示将依法审慎办理该案。随后,专案组深入走访调查受波及的洲泉镇蚕丝绵市场。对案件办理中事实难查清、性质难确定、矛盾难协调等问题,专案组仔细梳理李某的供述,找出李某和杜某不承认添加甘油的逻辑漏洞;固定了甘油供应商、销货方等50余项证言及销货账册等书证;还委托具有鉴定资质的研究机构进行鉴定,得出“添加甘油的蚕丝绵是降低了使用性能的伪劣产品”的鉴定意见。

  2017年11月,该院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李某、杜某提起公诉。2018年9月,桐乡市法院一审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判处杜某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5万元。二人上诉后,今年1月18日,嘉兴市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违法添加增重剂的主犯得到了严惩,20余名参与产销的工人和销货企业家如何处理?桐乡市检察院从确保民营企业稳定等角度考虑,依法建议公安机关作撤案处理,同时又联系相关行政执法部门,对涉案销货企业依法进行了行政处罚。

  不止于此,该院根据此案的办理总结出涉民营企业案件“一案一分析、一案一建议、一案一回访”的“三个一”工作法。专案组上门走访了20余家涉案企业以及蚕丝绵生产龙头企业,提醒蚕丝绵行业存在以次充好、以假充线日,该院举办“检察伴你行,护航蚕丝被行业高质量发展”的检察开放日活动,邀请相关部门以及蚕丝被行业协会、25名蚕丝绵企业家代表参加座谈。会上,该院发布3类5件打击侵犯民营经济合法权益典型案例,督促蚕丝绵企业依法诚信经营。

  与此同时,该院及时向质监部门提出了进一步加快蚕丝绵行业标准制定出台的意见建议,并最终推动了国家FZ/T41005-2017蚕丝绵行业标准在2018年4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该行业标准的出台,对蚕丝绵生产的含水量、含油率、回潮率等质量要求进行明确量化,有助于蚕丝绵行业规范生产经营。

  “这对桐乡蚕丝绵企业的健康发展是一大利好,检察院服务民企真是用心良苦啊!”浙江蚕缘家纺有限公司董事长倪学林深有感触地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